官道仕途 第二十一章 威压

    时间:2018-07-20 第二天,吴立业在梦中醒来,睁眼一看,身边已经没了女人,床头柜上留了一张纸条「姑父,我和梅丽先走了。昨晚我想和你说狄力的事,没有说成,你可能已经知道了,他为村民打井的事正发愁呢,你一定要帮他」。
      吴立业来到市委,在走廊里他和市委办公室主任张天相遇了。张天见吴立业眼圈发黑,讨好的说「吴书记,昨晚没睡好吧」。
      吴立业不动声色的点点头「是呀,市里的工作千头万绪,有些事情想起来就头疼」。
      张天讨好说「吴书记为了市里的工作真是千辛万苦,日理万机,不知疲倦,堪称我们的榜样啊!但你也要注意身体呀」。
      吴立业笑着说「没什么,工作嘛,就得要有一种吃苦耐劳的精神,不然的话,工作怎么能有起色呢?你的工作也要做好,不要让我操心啊」。
      张天点头说「会的,会的,我怎么着也不能让领导为我操心呀」!
      吴立业拍拍张天的肩膀「这就对了,我今天要到灵县去一下,你给郭市长打个招呼,就说我下去了」。
      张天说「好的,要不要给灵县罗书记和鲁县长说一声,好让他们安排一下」。
      吴立业说「通知一下也好,不过要强调一点,不要让他们到县界来接我,让他们在家等我,一定要强调这点,好了,你去办吧」。
      张天答应了,转身安排去了。
      鲁县长接到市委的通知,急忙往县委来找罗书记「罗书记,吴书记这次下来,你知道为了什么?还特别强调不要到县界迎接」。
      罗书记说「志远你来得正好,我这不也在琢磨着吗?咱们最近工作没什么差错,应该不会挨扳子。不让迎接,大概是考虑到影响太大了吧?这样吧,咱们把东西準备好,随时向吴书记汇报吧」。
      鲁志远点了点头,心里七上八下的,不知道吴立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      市里到灵县大约60多里路,一个小时后,吴立业的1号奥迪车开进了县委大院。罗书记和鲁志远都已经站在门口等候,看到吴立业下了车,急忙上前几步和吴立业握手。
      罗书记说「吴书记这次下来有什么指示,要不咱们先到会议室,我和志远同志跟您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」?
      吴立业摆了摆手说「不用了,你们和我到庙张乡去一趟。哎,不要搞太大的动静,你和文华去就可以了」,他看到鲁志远準备安排车辆人员制止道。
      鲁志远说「好的,一切听吴书记的安排,要不要通知一下庙张的周书记和狄乡长」?
      吴立业说「不用了,我们就搞个突然袭击,上车吧」。
      罗文华和鲁志远各自上了车,车辆鱼贯驶出了县委大院。一行人来到庙张,只看见周国亮在办公室里,罗文华就问道「狄力呢?赶快把他找来,市委吴书记来了」。
      周国亮说「哦,吴书记来了,狄力一大早就和县水利局的李工程师到甜水铺去了,我马上派人通知他回来」。
      吴立业听了说道「不用通知他了,我们现在就去甜水铺」。
      鲁志远现在隐约知道了吴立业来的目的了,他是为了狄力打井的事,鲁志远心中暗暗叫苦,这下自己说不定要挨板子了。
      吴立业等人来到甜水铺,找到了正在选址的狄力和李工程师。狄力介绍了李工程师。吴立业对李工程师说「李志文同志,这打井的位置选好了吗」?
      李志文回答道「吴书记,这位置基本确定下来了,只要资金一到位,十天半个月的就能打好」。
      吴立业握住李志文得手说「好好,辛苦你了」,然后他转头对罗文华、鲁志远说「走,到各家去看看」。
      他们来到一户人家,村支书向这家人介绍了吴书记、县委罗书记和鲁县长。吴立业说「老乡,我口渴了,给我来碗水喝」。那家男人看了看支书,又看了看吴立业为难的说「吴书记,这水喝不得呀」。
      吴立业笑着说「你们喝的,我就喝不得吗?是不是不愿意招待我呀」?
      那男人听了更加惶恐,村支书一看说道「二蛋,吴书记想喝,就给吴书记来一碗」。
      二蛋急忙到屋里拿了个碗,舀了水递给吴立业。吴立业喝了一口说「文华、志远你们也来喝喝这水」。他把碗递还给二蛋说「给他们一人也来一碗」。
      看着罗文华和鲁志远皱着眉头把水喝了,吴立业转头对围观的村民说「乡亲们,我对不起大家,我太官僚了,竟然不知道你们喝这样的水。要不是你们的狄乡长给我说,我还真不知道你们常年就喝这样的水。我在这里给大家道歉了,这井一定要打,一定要让你们喝上甜水」。
      村支书说「吴书记,狄乡长是个好官啊!刚上任,就给我们弄来了招工指标,接着就忙活为我们打井。他和李工程师已经在村子里忙活两三天了。狄乡长说,一弄到钱,马上就安排打井」。
      吴立业深情的对村民说「当官就要为百姓谋幸福,特别是我们共产党的官,我们是人民的公僕呀,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。人民的生活无小事,事事都能体现我们共产党人的本色。请大家放心,钱一定有的,井也一定能打成,不但要打井,还要给各家按上水管,让你们和城里人一样喝上自来水,我说话算数」。
      听完吴立业的讲话,村民都包以热烈的掌声,纷纷感谢吴书记。吴立业说「不要感谢我,要感谢你们就谢谢你们的狄乡长吧,他才值得你们感谢」。
      吴立业和罗文华等人回到庙张,吴立业对罗文华和鲁志远说「文华、志远同志,你们喝了刚才的水有什么感想。不说解放这么多年了,就是改革开放也快20年了,我们的人民还有喝这样的苦水,我感到心痛啊,不知道你们事先知道不知道这件事」?
      罗文华和鲁志远说「我们也很痛心,我们听狄力说过」。
      吴立业对鲁志远说「志远同志,你看县里能不能拿出这笔钱来打这口井呢?我听说你们县财政没钱了,是不是这样,我让市里再拨给你点」?
      鲁志远听了这话,感到很难回答,说有钱吧,那自己怎么跟狄力说没钱;说没钱吧,估计也不好说。想了半天,他还是决定说没钱,「吴书记,要是这样太好了,我们县财政确实没钱了」。
      吴立业听了立刻把脸沉了下来「志远同志,每年省里、市里划拨给你们县300万扶贫款,这么多钱都到那里去了?你是不是觉得给农民打井是个下事,不值得你操心啊」!吴立业的声音提高了。
      鲁志远的汗水马上冒了出来「吴书记,我……」他还想说什么,吴立业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语「我不管你有什么困难,你要是办不到,就别当这个县长了,我换个有能力办到的人来当县长。人民的疾苦对你来说看样子是件小事,可以根本不放在心上」!
      鲁志远掏出手帕抹着汗水说「吴书记,我办,我一定想办法办」。
      吴立业看着他说「好,多长时间能办好这件事」。
      鲁志远说「明天,最晚明天我就把钱拨到庙张来,吴书记您还有什么指示」?
      吴立业看了看鲁志远说「没什么指示了,我还想在下面转转,你们不用陪我了,回去抓紧工作吧」。
      狄力和周国亮把罗书记和鲁县长送走后,吴立业对周国亮说「我和狄力单独谈谈,国亮同志你忙你的去吧」。周国亮答应着走了出去。
      吴立业接过狄力递过来的茶水说道「狄力,下面的工作比你在市里的更複杂,你要用心啊!我送你4个字,就是戒贪、戒躁。戒贪就是不能贪钱、贪多,贪钱我就不多说什么了,贪多就是不要把所有的事都揽到你自己的身上,凡事都要有个度,事情多了容易分心,容易出差错,你做了100件好事,也许没人记得,但如果干坏一件事,可能就要跟你一辈子,压的你抬不起头来。戒躁就是工作上不能急噪,万万不能有一口吃个胖子的想法,什么事都要慢慢来,要循序渐进,水到渠成。打井的事你做的很好,局面一下就打开了,这对你以后展开工作有好处。今后你要重点抓经济,把乡里的经济搞上去,要多头并进,搞多种经营,广开生钱渠道」。
      狄力点头答应着,表示一定按吴书记的指示办。
      吴立业接着说「你在下面一定要大胆谨慎,对一些事要敢于大胆拍板,另一方面要注意谨慎,不要让人抓住你的辫子,乡镇的情况是很複杂的,你要时刻保持警惕,我是很看好你的,现在我把你当作自己的儿子来培养,你不要让我失望啊」!
      听了吴立业的话,狄力深深的感动了。他深深的责怪自己上次在马秀敏母女的事上做出的冲动和草率,幸亏当时没有人发现,要不然……他不敢再想下去,急忙对吴立业说「吴书记,我一定遵听你的教诲,做到大胆谨慎,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期望」。
      吴立业点头说好,然后对狄力说,他要回去了,工作上一定要多向周国亮请教,他是一个老乡镇干部了,经验丰富。
      当天下午,财政局就把钱拨到了乡里,狄力和周书记立即安排打井队,争取明天一早开工。
      原来鲁志远回到县里,把事情经过和郭永川说了。郭永川听了后对他说「志远呀,你工作这么多年了,怎么政治上还不成熟呢?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一直喊帮扶农民,帮他们脱贫,帮他们解困。狄力当初找你要钱,你不给可以原谅,为什么吴立业去了,你不立马表态,要掏这笔钱呢?那样你会主动的多,打井的事也就有了你的功劳。可你看现在,你被动的多了,你现在什么也不要说了,马上安排钱,不但要给,还要多给,明白我的意思吗」?
      鲁志远放了电话,立刻给财政局局长打了电话,让他马上给庙张乡拨35万用以扶持农民打井。
      钱有了,打井队也找到了,打井的事看来可以告一段落了。狄力对这不发愁了,他现在愁的是怎么样落实吴立业关于增加农民收入,广开渠道的事。这件事怎么开始,从那里入手呢?狄力现在是一点头绪也没有。
      董超看出了狄力发愁,他对狄力说「狄乡长,今天咱们到下面转转,我看你最近忙的厉害,到下面散散心吧」。
      狄力说「唉,我现在那有什么心思散心呀,上次吴书记来得时候做了指示,我现在正为这个发愁了」。
      董超不动声色的说「狄乡长,工作不是一天能做好的,到下面转转,也许会得到灵感,事情也许会有转机呀」。
      狄力想了想说「好,听你的,咱们下去转转,这次到哪个村子」?
      董超说「到赵虎吧,那里听说新挖了几口鱼塘,到那里钓几条鱼散散心,狄乡长你看怎么样」?
      「行啊,就这么定了,你去跟周书记说一声,咱们再去」。
      狄力和董超坐着车来到赵虎,还没进村,就看见人山人海的,车子走不动了。狄力问董超怎么会事?董超告诉他说「哦,是这样,今天可能是阴曆的一或是六,赵虎赶一、六集,这些都是赶集的」。
      狄力说「这样啊,我看咱们把车停在这里吧,走着进去得了」。董超说好,两个人下了车,司机说他就不去了,他把车开回去,等狄乡长办完事,再打电话叫他来接,狄力同意了。
      狄力两个人走进市集,看到卖什么都有,衣服、鞋帽、日用杂品可谓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。再往前走没多远,狄力就闻到一股浓烈的气味,那是花椒、大料等调味品的味道。狄力一看,好家伙,一大溜都是卖调味品的摊子,排出去足有100多米。
      狄力问董超「这里怎么这么多卖调味品的,全乡加起来也消费不了这么多呀」。
      董超说「狄乡长,你不知道,这个村子从10多年前就有人开始搞这个,现在在周围也是小有名气的了,这些摊位都是搞的批发,基本上不针对本乡,主要是外销,河南、河北、安徽甚至东三省都有染来买」。
      狄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他看到一个正在买货的人,就上前问到「同志,你是哪人啊?怎么想到来这里买货呀」?
      那人听了狄力问话,回头看了看狄力说「我是山西的,早就听说这里的调味品品种齐全,价格低,而且货真价实,我就来了,来了好几次了」。
      狄力接着问「那你感觉怎么样?有什么不方便的吗」?
      那人回答道「有,就是路不好走,太偏了点,运输上麻烦点。另外就是只能赶一、六集才有这么多摊位,我们只好卡着时间来,不方便」。
      狄力听了心中一动,不再问话,和董超一边走一边看。两个人来到村委会,赵虎支书一看狄力来了,急忙迎了上来「狄乡长,你什么时候过来的?怎么事先也不通知一声呢,来来,坐下凉快凉快,二小去给乡长抱个冰镇西瓜来」。
      狄力笑着说「我说老赵,你混的不错呀,还有冰镇西瓜」。
      老赵笑着说「哎,这冰镇西瓜可不是城里在冰箱里冰的,是放在井水里拔着的,不比冰箱里的差。我说,乡长大架光临,有何指示」?
      狄力笑着说「那有什么指示,就是下来转转,我听董超说你这里挖了几口鱼塘,我觉得是件好事,过来看看」。
      「这样啊,前几年村里办了个砖厂,取土呢挖了几个大坑,我看闲着也是闲着,就放了水养了鱼,正準备承包出去呢」。
      「这个想法不错,既利用了闲置资源,又能增加农民的收入,你们準备怎样承包呢」?
      老赵听了楞了一下,然后说「狄乡长,要不我领你先去看看,这承包的事呢,班子里正在讨论,等有了结果我再向你汇报」。
      「好啊,走去看看」狄力兴致勃勃的说。
      老赵领着狄力和董超来到鱼塘跟前,只见三个波光粼粼的大水塘呈现再眼前,碧绿的塘水在阳光照耀下闪着点点银光,微风吹来,一股略带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,令狄力感到心旷神怡。
      老赵叫人拿了几个马扎和一把太阳伞,对狄力说「狄乡长,钓会鱼吧,钓上鱼中午我让人收拾收拾,新鲜着呢」。
      狄力说好,接过鱼竿,在鱼钩上上了饵,扔进水里。没多久,就见水面上漂着的3粒白浮猛的往下一沉,狄力急忙用力抬竿。在那一剎那,他就觉得手腕一沉,然后整个鱼竿弯成了一张弓,鱼线绷的嗡翁只响。他知道鱼上钩了,现在就要看怎么把鱼弄上来了。狄力努力保持着平衡,手腕均匀的用力,此时用力不能过大,过大容易竿折线断,用力过小,鱼就容易脱钩。他沉着的溜着鱼,脚步不时的随着鱼的运动而左右移动着。
      狄力喜欢钓鱼,他把钓鱼形象的比喻成做官。鱼竿鱼线就是手中的权力,鱼就是自己权力下所掌握的一切。当他握住鱼竿,就彷彿牢牢的握住了权力。看着鱼在自己的掌握之下,左突右冲,拚死挣扎,他就感到了权力的威力。
      董超看到鱼上钩了,急忙拿起鱼抄,準备网鱼。狄力告诉董超不要着急,现在还不是时候,鱼还在拚命挣扎,这时候网鱼,容易弄断鱼线,那可就要前功尽去了。脱了钩的鱼是很难再上钩的,那就彷彿手中的权力断了线,失去了控制。
      渐渐的,鱼失去了挣扎的力量,狄力一点点的抬高鱼竿,让鱼头露出水面,然后横着斜一下鱼竿,呛了鱼嘴一下,接着做了同样几下后,鱼彻底失去了力量,狄力开始往后移动脚步,把鱼拖到了水边,他让董超把鱼捞进网里。
      老赵对狄力说「狄乡长看样子是个高手,刚一出手,就钓上了这么大的一条草鱼,怕有十二、三斤」。
      狄力笑着说「运气而已,不值得一提」。
      董超在旁边说「刚才把我紧张坏了,大气也不敢出,生怕鱼跑了」。
      狄力听了哈哈大笑,把鱼竿交给董超说「你也来试试,看看能不能钓上几条来,我和老赵说几句话」。
      董超接过鱼竿专心的吊起鱼来。狄力问老赵「老赵,你们村子这个调味品批发一年交易额有多少」?
      老赵想了一下说「也没多少,一年大概接近一千万」。
      狄力惊讶的说「这还没多少,一千万,你的口气不小啊」!
      老赵说「钱听起来不少,不过不是太赚钱,主要是批发的利润太低了」。
      狄力说「别跟我打马虎眼,我又不找你要钱。我想能不能把这个市场扩大,搞一个专业批发市场,这样常年都可以做生意,不用卡一、六大集了」。
      老赵说「好到是好,可建市场那要不少钱啊,这可不是个小数目。再说还要修路,我们村子的公路这两年坏的不成样子了,那更得花钱」。
      狄力说「路嘛,我看暂时不用修,把市场建在乡政府那里,104国道就穿乡而过,交通可谓四通八达,你还发愁交通」?
      老赵一听急了「市场不建在我们村,那怎么行,那我们不就……」
      狄力接过他的话「不就吃亏了是不是,你的目光不能这么狭隘嘛。一人富不叫富,全村富才叫富。同样,一个村富不叫富,全乡富了才叫富啊!我看就这样吧,这个市场由你们村子和乡里共同出钱修建怎么样?乡里占一部分,你们佔一部分。市场建在乡里,对你们会有更大的好处呀!这个事我看就这么定了,老赵你就不要再争了」。
      老赵无奈的说「好吧,我听乡长的」。
      狄力见老赵同意了,开心的笑了。然后转过头来看董超钓鱼,正好董超正在抬竿,看他手忙脚乱的抬竿,同时咬着牙看样子使出了全身的力气。狄力急忙嚷道「小心,不要抬用力」,话语还没完,就听崩的一声,鱼线断了,漂在水面上的几粒白浮瞬间沉入水里,不见了蹤影。董超红着脸举着空蕩蕩的鱼竿,狄力笑着说「看来你是第一次钓鱼,这鱼上钩后不能下死力拉,要均匀用力。这是经验,慢慢来就能掌握了。好了,时间不早了,咱们回去吧」。
      坐在回乡政府的车子里,狄力昏昏欲睡。中午这顿饭他差点没叫赵虎的几个干部灌爬下,要不是后来董超替他当了几轮,自己肯定要躺到桌子底下了。他越发喜欢董超了,他觉得这个年轻人有眼色,头脑也很灵活,是个可以培养的人。比如这次,他劝自己下来,并不是简单的劝自己散散心,他是有心安排了这个过程,给自己指出了一条路,而且做的如此不显山露水,难得,自己在他这个年龄也不如他呀。
      周国亮听了狄力的介绍,寻思了一会说「这事好到是好,可是建这个市场没有个2、3百万下不来。现在乡里已经拉了一百多万的债,再加上这一下,要是搞不好,咱们乡就是砸锅卖铁也还不上呀,这事你看能不能慎重一些」。
      狄力激动的说「周书记,这市场建起来,一定能红火的。我跟你说,现在他们一年的交易额将近1000万,如果这个市场建起来,保守的估计,交易额很可能达到3000万。这一年光税收、市场管理费就能把我们拉的窟窿填上,你放心好了,这件事周书记你一定要支持我呀」!
      周国亮犹豫了一下,最后下了决心说「好,我支持你搞,那我们开个党委扩大会议讨论一下吧」。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邮箱:mukd8900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极品神作的av番号_电影天堂av在线视频_日本天堂网av在线观看_父女一起看av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